舞池里揉捏着*轻点好大好烫我舒服

     
 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呈现在王金山面前,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莹白色的光芒。王金山揉捏了一会,手指有些酸痛,在向雯大腿上移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,这样看着更像是在向

 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这么呈现在王金山面前,在灯光的映照下发出莹白色的光芒。

王金山揉捏了一会,手指有些酸痛,在向雯大腿上移动的速度也快了起来,这样看着更像是在向雯的大腿上摩擦着。


结果一不小心,整个手掌就抓进了向雯的裙下,入手的地方恰是向雯的大腿内侧。


“啊!”


向雯惊呼一声,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,王金山的手被向雯紧紧的夹在大腿中间。


王金山也感受到了向雯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,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的布料。


那是向雯的最后一道防线,只消轻轻用力就能把它扯下来,向雯裙下便不着片缕。


这个时候的向雯,内心极度矛盾,一边是会被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伦理道德问题,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Y望,两种情感在自己脑海中冲撞着,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,而王金山的那些小动作,又在无形之中撩动着她体内的原始冲动。


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对这种冲动的渴望,裙下的那泓蜜泉,也如早春时的小溪一般,流水潺潺。


她低着头紧咬着下唇,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,身体的颤抖预示着她体内积压的洪流即将喷涌,而低头的时候,公公王金山那雄赳赳的帐篷,更像是一把炽热的火炬在召唤着她。


看到向雯的变化,王金山也有些犹豫,两人现在都处在一个相对尴尬的状态下,但是凭借王金山多年的生活经验可以看出,儿媳妇这是心口积压着一口浊气,如果不排出来,很有可能积郁成疾。


手掌被夹着,但手指还能活动,王金山索性假装自己没有注意到当前境遇的尴尬,继续小范围的活动着手指,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挤压着向雯的大腿。


随着王金山的用力,向雯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,但是双腿夹紧的力度明显降低,王金山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动了。


王金山就这样轻轻摩挲着向雯光洁的肌肤,最里面的那根手指有意无意的在那块柔滑的布料上摩擦着。


一下一下,每一下都在轻叩向雯的门扉,随着王金山节奏的加快,那薄薄的一层布料竟也湿透了,王金山自然也感受到了这微妙的变化,虽然内心在挣扎着这是自己的儿媳妇,自己这么做是有伤风化的,但是手指却不听自己的使唤,不停地向那篇柔滑的布料发起攻击。


而此时向雯的半个身子几乎都摊在王金山的怀里,脑袋半靠在王金山的肩膀上,饱满的匈脯紧贴着王金山的胳膊,浑身像得了疟疾一样发烫,呼吸有些急促,湿热的气体混合着向雯身上特有的香气,一下一下的铺在王金山的脸上。

>>>><<<<

  • 发表于 2020-09-13 19:59
  • 阅读 ( 12 )
  • 分类:自然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相关问题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不写代码的码农
陈亿

2480 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