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到下面滴水的文章*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

     
 陆神医没有直接回答沈月的问题,而是扭头看向了苏北辰。此时,他再也没了刚才的傲慢和自信,打算先来个投石问路。苏北辰刚毕业不久,涉世还不深,并没有意识到陆神医的

 陆神医没有直接回答沈月的问题,而是扭头看向了苏北辰。

 

此时,他再也没了刚才的傲慢和自信,打算先来个投石问路。

 

苏北辰刚毕业不久,涉世还不深,并没有意识到陆神医的歪脑筋。

 

 

他直接说道:“沈老爷子脉象杂乱虚浮,是寒气入体的征兆,长期阴盛阳衰,导致老爷子精神萎靡,食欲不振……”

 

“对,我们家老爷昏迷之前,确实精神萎靡,吃不下饭,甚至有时候还一个人说胡话。”何管家回想起当初老爷子的症状,忍不住插了一嘴。

 

听见何管家这么说,陆神医捋了捋胡须,故作高深地说道:“嗯,我明白沈老爷子得了什么病了,原来如此。”

 

他似乎害怕苏北辰抢先一步治好沈老爷子,从随身药箱中拿出一卷针袋,抽出一根银针,右手轻轻捻动,刺进头顶百会穴。

 

紧接着,他又接连刺入八根银针,左右胳膊各三根,左右足底各一根。

 

“九针聚阳?”

 

看见陆神医施完针,苏北辰直接叫出了针法的名称。

 

陆神医不禁有些诧异,聚阳针在针灸疗法中并不常见,这个年轻人瞧着不过二十岁出头,竟然连这种针法都知道,究竟是什么来历?

 

“不知道这位小友师从何人,竟然连聚阳针都知道,肯定有名医指导吧?”

 

陆青在京华市做了几十年的老中医,自信只要是叫得出名号的中医,他都认识。

 

如果这位年轻后辈,确实是某位名师的学生,他或许可以大发善心,指点他一二,顺便回去跟那位名师吹嘘一番,讲讲自己是如何治好了沈家老爷子。

 

可苏北辰却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,淡淡回道:“我从小跟我外公学习中医,可他并不是名医,只是个乡村大夫而已。”

 

听见苏北辰的回答,陆青冷哼一声,对苏北辰彻底失去了兴趣。

 

他喃喃说道:“乡下野郎中,也配知道聚阳针?真是井底之蛙,也不怕被人笑话!”

 

这句话,无疑触动了苏北辰的逆鳞。

 

他从小最敬佩的人,就是自己的外公,因为外公不仅教他中医,还教给了他做人的道理。

 

更重要的是,据苏北辰的父母说,他从小体弱多病,要不是外公一直给他泡药浴,做针灸,或许他早就夭折了,哪里还能活到今天。

 

“不许你说我外公,赶紧给他道歉!”苏北辰气得牙齿发颤,攥紧拳头对陆神医喊道。

 

陆青这些年在京华市,一直被人尊称为神医,还是头一回被一位后生晚辈指责,不禁觉得可笑。

 

“呵,我陆某可是京城名医,你让我跟一个乡下野郎中道歉,真是笑话。”

 

这时,严文浩也觉得自己胜券在握,出言讥讽道:“小子,你难道不知道陆神医的大名?他老人家的讲座从来都是座位虚席,还上过央视节目,你竟然让他老人家道歉?”

 

何管家见气氛不对,打个哈哈,圆场道:“好了,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给老爷子治病,如果因为这个伤了和气,太不值得。”

 

沈月不耐烦地说道:“要吵出去吵,别影响到我爸!”

 

可她的话刚说完,沈老爷子突然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起来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  • 发表于 2020-09-13 19:53
  • 阅读 ( 9 )
  • 分类:自然

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相关问题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不写代码的码农
陈亿

2480 篇文章